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

手札

Toggle

午夜呢喃

從來任由自己情緒飆馳,這是我任性的本質。沒有想過要去改變甚麼,僅有的自私可能是確定與否定自己的過程。

這樣的情況,或許在某些特定狀態下造成自己和別人困擾,我卻沒有象一般人的勇氣,承認和面對成年的觀點。我知道有一部分的我,被封鎖在不會長大時段裡,我卻沒有那把鑰匙。

也許,曾經釋放,卻不經意又回到起點。我和自己雕塑的我,不停的掙扎,在共生共存的循環下,產生不完整卻互補的矛盾人格。

午夜呢喃

旅途

你給於了我單純,我賦予了天真。我象喜劇里的悲角,悲劇里的喜角,雙手護不著意外獲得的喜悅。

我從熱場走到冷場,炙熱的身體抵不過冰冷的空氣,我想盡抓著炎熱的初衷,抵御現實鄙視的啐嘖。我把世界給於了你,才驚覺它象彩帶輕飄,絲毫不帶重量,一片片燃燒之後,落地化為燼灰。

緊緊抱著,隨時間離開後留下的一絲氣味,青絲飄逸遺留的淡香,象千萬利劍,折磨萬千思維。

旅途

你有了一些,總得放棄一些。

我想,萬物之母賦予我生命於世時,是不是有個限量選擇讓我決定為我的因素。禰總拒絕貪心要求,要我拿了一些,就得捨棄其他。那麼,今天我可不可以從新我檢視要求?因為,無論我當初選擇的是甚麼,今天看來,還是少得可笑。我不知道我取了哪些,也許我資質鈍魯,至今還沒有看見。

若然,這不可要求,請給我一些請示,讓我不至於蒙蔽著雙眼,徒步懸崖邊。

你有了一些,總得放棄一些。

呼唤

我感到身體乏力,無力以繼。不做快擇,還是無知,等待宣判。

它開始吞噬,每一份空間,抗體慢慢失去免疫。我天真以為我已成不壞之身,挑撥原罪,卻原來看見自己無助的脆弱,任由宰割。當你看見它一步一步向你走來,只能睜大眼睛,看著歷史的重復,幾乎可以預知下一動作的次序,而你,還是連一根指頭也動不了。越靠近,呼吸越急促,手腳冰冷,等待死神鐮刀一揮。

我不勇敢,連逃避都不敢,也許它就那麼覺得,看我溺水前的揮手,象那節奏亂了的樂手。

深淵才是家,冰冷才溫暖,黑暗才寧靜。走得再遠,還得回來。

呼唤

還是會害怕

我又開始想那件事。就我吃著味道實在說不上好的早餐,蔡琴唱著和那件事很不協調的出塞曲。我逃避了面對,卻面對了責任。油膩得很的粉條伴著煎得太熟的雞蛋,甜得不象話的辣醬,忘了加糖的巧克力飲料,也許就那麼的和那件事搭了上。

我幾乎可以看見,那即將來臨的,伴著寂寞的歲末。慣習變成了恐懼,我的意識再也不那麼堅定了。

還是會害怕

悲傷的夢和快樂的枕頭

我無法言語,看見的淚水,重疊在昨天和明天,看不清這個傍晚和那個早上。光陰的故事,我每天早上都閱讀,重復的事,卻依然去了又來,來了又走。拳頭大小的地方,千空萬里,空空蕩蕩,只有影子留下了片斷。

我不在這裡,回到了夢里,我不在那裡,都去了那裡。

深夜的枕頭邊,有你快樂的夢嗎?

悲傷的夢和快樂的枕頭

頭殼壞了

滿足只因怠惰 貪婪才會進步
幸福很會絆腳 虛榮是推動力
努力不定結果 享受讓人開竅

我不喜妒忌 成功聽起來很不錯
真話較惡心 所以謊話當道千年

教堂里的教徒用恐懼討喜上帝
善男信女吃著素燒紙葬送大自然
天堂的美女誘惑讓他們展開聖戰
你們才是罪惡根源

靈魂是枷鎖 軀體才是生命
道德我有 只是和你的有些不一樣
殘缺的我 需要更多的真實
頭殼壞了 偏愛痛苦帶來的喜悅

接觸病痛 才認識自己

頭殼壞了

披着羊皮的豬

豬以為自己是一匹狼
披著羊皮
卻成為了四不象

豬以為自己是一匹狼
披著羊皮
卻暴露肥短的腿

豬以為自己是一匹狼
披著羊皮
卻沒有凌牙厲爪

豬以為自己是一匹狼
披著羊皮
卻誤走進了狼群

豬還是豬 永遠不會是狼
豬不明白 弄得遍體鱗傷
豬最後只能做個連豬還不如的豬

披着羊皮的豬

幸與不幸

幸運的人,
不知道自己錯過了甚麼。

不幸的人,
知道自己錯過了卻無力把握。

幸與不幸

言不由衷

騙得了別人,如何騙得了自己;
騙得了自己,如何面對了鏡子。

如果成長會遺忘,如何停止光陰;
如果遺忘會平靜,如何停留記憶。

堅強了自己,還是欺騙了自己;
遺忘了時間,還是逃避了歲月。

有沒有一個地方,能讓我們遺忘;
有沒有一個時間,能讓我們停留;
有沒有一個空間,能讓我們單純;
有沒有一個能力,能讓美麗留下。

花花世界還是不為你停留;
受傷的人還是繼續活著生;
太多的故事還是沒有結局;
歸屬的地方還是四季春秋;

穿過黑髮的手都年華老去;
烏溜溜黑眼珠終會閉上眼;
春嬌孩子的爹不許是志明;
那年夏天唱得歌詞已模糊;

然而你不知道的還不知道;
早上醒來只有背對的陌生;
月亮代表只有離去的結局;
哪裡來的流浪故鄉誰在乎;

何必牽腸掛肚,不過眼雲煙。

言不由衷

期限

月亮,一個女性化的形象,卻是大地生命的父親。月亮給了大地四季、氣候、生命、規律,給了地球穩定、直軸。沒有月亮,這一切都不會出現。

45億年前,另外一顆行星撞擊地球,從此我們有了月亮。

40億年前,月亮的距離是現在的六份一,天空是月亮的世界。

之後,月亮漸行漸遠的距離穩固了地球自轉速度,偏離了地球的軸心角度,冷靜了激烈的氣候,漲潮攪和了海水和大地,孕育了生命。

今天,月亮還是若即若離的影響著我們的生活,維護生命所需的環境。至到……

5億年後,月亮的距離不再影響地球,地球不再穩定,生命終結。

40億年後,太陽開始老化,膨脹。

45億年後,太陽把地球和月亮一起吞蝕。

世間沒有永恆,永恆也有期限。

期限

戒了視線,戒了聲音,戒了呼吸,戒了味道,戒了觸覺,戒了感情,戒了關係,戒了慾望,戒了色彩,戒了溫度,戒了思想,戒了感動,戒了思念,戒了財富,最後戒了心;原來一切都是空,統統戒掉,四大皆空。

剪頭髮

原來,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心情不好的時候,就去理髮。好像,剪著剪著,隨著發梢掉落,煩惱也跟著散落。明鏡空台,環境再吵雜,也像千里以外,只聽到剪刀銳利的咔嚓聲,不停重復。整個人抽離了,聲音開始空洞,似乎聽見發梢輕飄碰觸地上微小的聲音。再要求用冷水洗發,一股冰涼溜過,從頭頂帶著涼意直達腳尖。雜念也隨之污水流逝。可以了,服務員的聲音把我叫回現實。

走出理髮店,心情是不是好了,那是別論。至少,有那麼一段時間,是清靜的。我不上廟里燒香教堂禱告,我去理髮。

剪頭髮

盡頭在那裡

我乘著命運列車,走在機會軌道上。夢想在飛逝,幾次跳車,滿身傷痕。

您說,成功的定義在於超越自己。已經超越了昨天,還有今天得超越,再多阻礙,我也不啃,可是究竟哪裡是盡頭。也許,我要的太天真,老天也鄙視。

盡頭在那裡

借助感動與自己見面

還會感動,我很欣慰。

我渴望感動,從書里的一句話,電影里的一個對白,音樂的開頭音符,照片里的生活,取景框里的畫面,香包發出的香味。感動而流淚,卻是上天賞賜的禮物,因為眼淚很吝嗇。哪怕書、電影、音樂里是廉價的催情,泛濫的煽情,真實的感情,我都不拒絕。就像買醉的便宜啤酒,高級紅酒,享受的Wiskey,最後,要的還是酒精的引誘,把理智一件一件的退下。你或許可以上街買醉,夜店買春,咖啡館買香,卻上哪裡買感動。

也許因為缺少或錯過了甚麼,才讓我需要借助感動和自己見面。難道所有的事都要錯過才美麗。

帶著感動上路,每天會不會變得更美好?

借助感動與自己見面

夢一場

牽的腸,掛的肚,思的念,做的夢,喝的酒,感的覺,說的話,傻的笑,呼的吸,無的力,矛的盾,改的變,妥的協,孤的單,寂的寞,滋的味,開的心,悲的傷。

我醉了,在無力的胎盤里。

夢一場

很累,很重。

很累,很重。

有些戲不可以看,
有些歌不可以聽,
有些景不可以拍,
有些書不可以讀,
有些事不可以想,
有些念不可以思,
有些惑不可以慮,
有些人不可以遇。

因為看了聽了拍了讀了想了思了慮了遇了,就再也放不下,回不去了。

很累,很重。

結界

沒有風,沒有雨,沒有雲;
沒有白天,沒有黑夜。
解不開的結,結了再結,結成結界。

結界

我希望

我希望我可以過目即忘,可是不行。
我希望我可以記憶不佳,可是卻好。
我希望我可以模糊懵懂,可是沒法。
我希望我可以心如鋼鐵,可是相反。
我希望我可以愚昧不精,可是偏偏。
我希望我可以⋯⋯

我希望

Loading...

End of content

No more pages to load

1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