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

手札

Toggle

結界

沒有風,沒有雨,沒有雲;
沒有白天,沒有黑夜。
解不開的結,結了再結,結成結界。

結界

我希望

我希望我可以過目即忘,可是不行。
我希望我可以記憶不佳,可是卻好。
我希望我可以模糊懵懂,可是沒法。
我希望我可以心如鋼鐵,可是相反。
我希望我可以愚昧不精,可是偏偏。
我希望我可以⋯⋯

我希望

繼續走

我想,這該感激的。

沒有從天而降的運氣,沒有垂手而得的財富,沒有天生我才的天賦,沒有出類拔萃的才華;卻賦予我衝動,堅定,自覺,自主。

可是我從來不拼命啊,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無論經過多少努力也扳不回得不到的。

我想,因為我還是太幸運,只要努力就可以獲得,有些事從來就不遵照這樣的規則啊,我還是必須好好的學習寬容和繼續堅持不懈。

繼續走

Te Quiero

別哭/我最愛的人/今夜我如曇花綻放/在最美的一剎那凋落/妳的淚也挽不回的枯萎/別哭/我最愛的人/可知我將不會再醒/在最美的夜空中眨眼/我的眸是最閃亮的星光/是否記得我曾驕傲的說/這世界我曾經來過/不要告訴我永恆是什麼/我在最燦爛的瞬間毀滅/不要告訴我成熟是什麼/我在剛開始的瞬間結束。

我不信輪回,迷信也沾不上邊。

你死去的時候,我並沒有很大的感觸,心情沒有波動起伏。你知道了會很生氣吧。
可是你的離去還是成了事實。

所以,才叫永別。

沒有表示,並非意示沒有感覺,或許是被隱藏在更深的地方。我在想,潛意識的痛,是不是會經過某種特別方式表露,呈現在肉體上。

如果有機會,我也想知道,我們會不會相處愉快,還是淡如君子。我身上流的血,不容我選擇,因子決定的事,我沒有辦法改變。雖然我已經很努力了,可是只有我知道,遺傳設下的圈套,如來佛的掌心。別人不懂,你卻清楚。對於你,怎一個罪字了得。

有些事,你想記住,往往被時間遺忘。
有些事,卻是永恆,不受任何影響。
我抱著你,放在肩上,讓你見我的視野,品嘗我的生活,監督我的行為,做我的兄弟。

再會了。Te Quiero.

Te Quiero

自知

因为知道极限而悲哀,因为超越而雀悦欣慰。

自知

我的垃圾場

我又去了那裡。

卻總是帶著承重的腳步離開,我曾經那麼答應過自己,不要再到那裡去,在那個國度里,只有傷害。

可是還情不自禁啊。

幾乎要在裡面尋找我的影子,卻永遠沒見陽光。那麼一個垃圾地方,我曾經歇腳,卻也同時對我進行酷刑。似乎要在裡面發現了我存在的絲毫痕跡,靈魂就得以慰籍,哪怕千次萬次的刀割之傷。那裡沒有因我而晴天陰天,我卻因為它的四季變化而開心落寞,為人作嫁。

大樹阿,在乾枯的土地上,你可以堅持多久而竪立不倒呢。

我的垃圾場

呼吸著透明瓶里的時光

總覺得自己困在了透明瓶裡面,感覺不到外面的溫度。已經忘記了自己是如何的進入,還是周圍的空氣,經過某種不知道的化學作用,凝固成了玻璃的有機物體。在裡面呼吸著再循環空氣,從肺部呼出二氧化碳充斥著整個細小空間,這樣會讓腦部氧氣不足而沒有辦法清楚地思考吧。總會有一天,在裡面萎縮還是被擊破透明瓶。總會有那麼一天吧。

呼吸著透明瓶里的時光

深淵的滋味,你嘗過嗎?

讓我告訴你甚麼是深淵吧。

深淵,和跌進谷底不同。跌入谷底的是一瞬間的,跌得越高,反彈越高。就是一跌不起,也不過是短暫的痛苦。深淵,是長時間的折磨。

從溫暖的空間,到慢慢感覺冰冷,溫度從腳趾慢慢的抽離,冷度從頭頂上慢慢的向下擴散。就像掉進了冬天的湖水中。身體慢慢的往下沈去,雙手自然反射的想抓緊甚麼,卻四面空洞,甚麼都沒有。

身體還是往下沈去,光線越來越弱,向上看去,微弱的光慢慢的變成一小點,越來越小,越來越弱,直到四面一片漆黑。身體還不住的往下沈。溫度只有越來越低,低到你已經感覺不到身體的存在。可是寒冷還是不罷休,開始進入你的骨頭,你的心裡。好像在提醒你別忘了它。

身體處於懸空之中,上不去也好像永遠的觸不到底。
你開始尋找外來的刺激,讓你暫時忘卻寒冷。雖然可以暫暖寒冷的感覺,可是緊接著的寒冷只有比之前更甚。

身體還是持續的往下沈,往下沈⋯⋯

深淵的滋味,你嘗過嗎?

我和快門的愛情故事

直到今天。從認識你的開始,原來我不曾離開過你。

開始的時候,對你並不瞭解。多少次的擦身而過,從不知道你的存在。
那是在我還很小很小的時候的事了吧。

還記得,第一次看見赤裸的你,對你是那麼的好奇。壓抑著觸摸你的衝動,看著你眨眼,在快和慢的動作之間,想象你在黑暗的空間里,跟隨我的動作,聽令我的指示。實在害怕你受到傷害,你是那麼的脆弱,經不起日曬雨淋的身軀,我只有常常在匆匆的霎那間,偷偷的看了你一眼。我和你的距離,常常就那麼的接近,也那麼的疏遠,因為我並不能常見你一面,雖然近在咫尺。

日子把我從一個男孩滋養成長,你也不斷的成長。可是時間並沒有把你從我的身邊帶走,那麼多年以來,我的快樂悲傷,你都陪著我度過。你知道我最內心的恐慌和得意,雖然我不曾對你說過任何的事,可是你卻用我的眼睛看見,我知道你全都知道的。

你陪我走過最遠的路,見最想見的人,吃最美麗的食物,看最感動的風景,嘗最孤獨的滋味,感受最開心的時光。在我對自己懷疑的時候,你不經意的給我鼓勵,在我得意的時候,你提醒我的弱點。我失望的時候,你讓我看見曙光,我開心的時候,你幫我保存。我的故事和經歷,都因為你而存在到今天。你幫我說了開不了口的話,移轉了對我鄙視的眼光,表達了我內心最深處的傷,轉述了我心裡的愛。

我因為辜負了你而難過,你卻從未埋怨過。

最難忘記的是你的聲音。雖然你最近已經開始少了說話,說話成為了一種累贅。可是你知道嗎,我是多麼的懷念,你源源不絕的清澈的聲音。彷彿,聲音是你的生命。你現在給我的,並沒有比以前少,可是我還是懷念,那醉人的聲音。

世事難料,也許有一天你會離開。相信我,就算有一天,你已經不在了,我還會好好的保存你的故事,我還是會把我們的目標繼續下去,直到有一天,我也離開了。

我和快門的愛情故事

101-102=1的哲學

有沒有聽過這樣的問題呢:101-102=1,移動一個數字讓它成為正確。

這裡不說這問題和答案。這個問題也許是考驗你的應變,你的明銳,還是你的思維,可是我卻看到一個樂觀、正面的啓發。當然,這問題是有一個準確的答案,最終能把它改為正確的算術題。

101-102=1是錯誤的,是沒有辦法的,可是卻不是絕對的。只要有那麼一點點的改變,或轉變,就可以把不可能變成可能。

(如果有興趣,不妨試試看把答案找出來)

101-102=1的哲學

逐漸被吸乾的意志力

如果意志力像裝在玻璃杯子里的水,那現實就像吸管般,貪婪的用力吸取杯子里的水分。水,就必須找到補充的方式。每個水源都不一樣,每個供應都有極限。如果有一天,供應中斷了,水源不見了,那麼吸管才不會配合你把速度緩減,反而會更用力,用最快的速度把剩餘的水吸去。沒有了水的杯子,就是空杯子,只有等待收拾起來。

空空蕩蕩的杯子,沒有了裝水的義務,杯子的存在就已經沒有了意義。

逐漸被吸乾的意志力

一個永遠不再永遠的地方

這是一個除了上班和睡覺以外,我呆了最長時間的地方。這地方的每一個角落,對我來說都是那麼的親切,那麼的熟悉,很想清楚地探索,可是那或許是不可能的事。

我不是第一個住進這地方的人,也不是唯一的一個。對它來說,我不過是一個住客,也許是一個過客。我不知道,它以前是怎麼樣的,因為我來的時候,它已經建設了一切的基礎。只有從零碎的細節,我才從中慢慢的去瞭解,慢慢的去探索。如果以一生的時間來說,也許我可以在這個地方的時間是非常的短暫,可是我可以確定,它絕對是最讓我牽腸掛肚的一個地方。它也許不舒適,也許不豪華,也許不協調,可是卻是讓我離不開,放不下。

它總是在變化,就像多數你住過的地方一樣,某些人來了,帶來了一些東西,改變了一些東西,某些人走了,又帶走了一些東西,這些都非常的自然,它也控制不來。它也經常的自己變化,為了適應環境,為了它的未來。我總算是整個改變的環節之一,只要這樣的想,幾乎就帶點興奮和悲哀,因為自己是它過去的一部分,卻不能成為它未來的全部。當然,它是屬於它自己的,所有的人,都只是來到了這個地方的人而已。

我還沒有離開,在這裡看我的書,聽我的音樂,散我的步,喝我的茶,抽我的煙,我想一直住下去。請讓我不離開吧。

一個永遠不再永遠的地方

生命

再亮的光,也有暗淡的時刻,一切都會隨時間消逝。
在燦爛的時候,努力把亮光散髮,那一刻也就代表了所有。

以此紀念名揚的母親。

生命

執著的把帶刺的放進口袋裡

滑行/遊覽/尋找/說話/聊天/陪伴/觀察/玩耍/坐下/靠肩/牽手/對比/話題/花開/奔放/敏感/碰觸/交鋒/對問/逃避/坦誠/懷疑/評價/心悸/辛苦/放棄/不願/未了/強迫/甘心/步行/童心/丟人/成功/奉送/焦慮/不捨/再會/關口/打印/等待/吐霧/排隊/對號/凝視/加速/高空/微光/看書/休息

當仙人掌遇上玫瑰花,當豆腐碰上雪糕,當岩石撞上鋼鐵,開始和結束會了面。

執著的把帶刺的放進口袋裡

把感情像米飯一樣的吃個清光

摻入大蔥的牛肉,放在一粒粒亮晶的白米飯上,牛肉的汁自然的流入飯里,煮得恰好的大蔥一片一片的躺在牛肉上,和牛肉的味道混在一起,非常的香。我用兩分半鐘的時間把飯和牛肉,用非常飢餓的態度大口大口的吃下。好像這樣就可以把感情,吃個清光。

把感情像米飯一樣的吃個清光

快樂看著鬱悶並快樂的笑著

記得時間是凌晨3點14分,應該已經非常熟睡的狀態下,突然就睜開了眼睛,沒有任何睡覺起身的前奏和預兆。就那麼突然看見眼前的漆黑,一片黑色。清楚知道自己還在房間里,還睡在已經一個月沒有洗過的無印良品床單上,房間只有冷氣呼聲。感覺有些冷,可能是睡覺前把冷氣溫度因為四月天的關係而調到最低,幾乎可以感覺鼻頭因發冷而凸起的毛孔。

眼睛是首先反應過來,所以才會先看見一片漆黑,接著才聽見刺耳的鬧鐘聲。不知道是先醒過來了,還是鬧鐘把我催醒,也許是某些原因下在鬧鐘響之前,就已經醒了。到了現在還沒弄清楚為甚麼鬧鐘會在那個時候響的,因為記憶里應該不會把時間設定在這個時間,也許有甚麼記憶被刪除了。清楚知道時間,因為在想用最快的速度關掉那個像某種動物被宰殺時所發出的尖叫聲的鬧鐘聲,電子錶上的數字剛從3:14跳到3:15。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想到的是一個人的笑聲,很響的笑聲。你一定經驗過這樣的一種情形,沒有由來的就有些畫面或聲音在沒有注意的時候,像被某種程式啓動一般的從記憶體里播放,像在現實的空間發生一樣。可是卻又知道耳朵並沒有聽見任何聲音。像一個惡作劇病毒,因為佔了上風而開心狂笑。當然,那麼愉快的笑聲並不討厭,甚至因為笑聲里帶著一種非常愉快的氣氛,而不知覺地想跟這一起笑。

把燈亮上,上了不需要上的廁所,喝了一杯因為剛放進冰箱不久而帶點怪異溫度的清水,抽了兩口就已經覺得惡心的香煙,看了看魚缸里的孔雀魚和被咬傷了的天使魚在無所事事,再回到房間,把燈關上,睜著眼睛到天亮的光線照進房間,才迷迷糊糊的睡著。

快樂看著鬱悶並快樂的笑著

渴望,就像遙望被天花板隔著的天空

因為缺少,所以渴望。像跳出魚缸的魚,隔了一層的玻璃,看著魚缸里的水,和游在裡面的魚。拼命的拍打著尾巴,妄想一拍跳回魚缸里。外表逐漸乾燥,缺乏水里的支撐,地心引力把內臟積壓了。時間越來越急迫,心裡著急,卻只有拍打尾巴的無益動作。

一邊的眼睛看著乾淨的天花板,距離好像慢慢的靠近,是天堂近了嗎?

渴望,就像遙望被天花板隔著的天空

感動,在我不知道的時候被吃掉了。

成長,真的會把感動吞噬的。

一口一口,慢慢的,加一點酸的,苦的,不然再來點甜的,辣的。然後用十年二十年,一小口,一小口。等我發現時,已經剩下不多。我又能做甚麼呢?真的不知道被偷吃了呀。明明以為,誰會要吃掉那麼無聊的東西呢?原來真的被偷吃了,還不能追究責任哦。

我想它被吃掉的時候,一定大聲疾呼。可是我一定是在忙著些甚麼,自以為很重大的事吧。也沒有聽見。我們總是認為自己在做的事,非常重要。你必須原諒我和大部分的人一樣啊,畢竟我也是這個社會的一份子。

我想,那時候的它,被那麼長的時間,慢慢一小口一小口的吞掉,一定很難受吧。可是畢竟已經被吃掉了啊,我還能做甚麼呢?我只好把那剩下的一小塊,好好的珍惜。那也剩下了那麼一小塊了。

感動,在我不知道的時候被吃掉了。

夢和圈

最近總是在做同一個夢。惡夢。非常的頻密。
回想夢的內容,是我害怕的事,還是我經歷的事,或是我的心事。我不知道。
平靜的湖面,底下是不是暗藏激流,洶湧澎湃?

我們終其一生,唯一一件必須完成的事,是跨越現狀。從原來圓圈跳出來。

今天又提起中學那位教師的事,她的一句話,抵上我中學的全部。包含的,不只是外在,也包括內在。我們可以說把生活條件提升了,把事業成功了,把目標達成了,可是未必跳得出來原來的圈。我們的生活習慣,我們的文化習慣,我們的道德觀念,都套牢在這裡面。雖然後來有一個出名的作者,提出類似的道理,或許更詳細,可是在15年前還是一個中學生的我,是從一個一般的英語老師嘴裡聽到那麼一個道理。

非常的遺憾,我對這個老師的印象不深,我也忘了她的名字。可是,她是我生命里影響我最深,最長遠的一個人。這是多少年以後,我發現我在不知不覺中,拋棄外表,所作所為就是那麼一回事。我才驚覺,那麼簡單的一句話,在我腦里生根發芽。

那麼多年以後,我已經對事情的看法,對世俗的事情,對待事情的態度,都保有一定的自我。可是我跳出來了嗎?沒有!我才警覺,那真是要一輩子的事,也未必可成。因為道德價值,生活習慣,是我們每天的經歷的。要和它對立,就是和生活抗議。

為甚麼要跳出來?那是一種提升。我相信。

夢和圈

我登上物質的賊船
遇到叫孤獨的海盜
竊走我的禮儀廉恥
留下情感和認知

遙望海上歸宿浮標
響往陸上明確道路
呼吸空氣里的夢想
低首看海底清澈

何時去 何時歸

就站在那裡

我閉上了眼睛。

前面是模糊的巷子,無盡的蔓延,不知道延伸到甚麼地方去。我就站在那裡。冬去春來,夏退秋至。雨變成雪,雪堆在腳上,融成水,水流成河,我還站在那裡。

巷子里,店鋪、狗吠、人來、人往、大嬸、孩兒、嬉戲、哭鬧,還有打牌的、聊天的、消費的、閒著的、吃飯的。熱氣從廚房的窗口冒出,瞬間散在空氣里。雜聲像隔了層膜,像從很遠的地方傳來,又像是一點聲音也沒有。

我就站在那裡看著。想向前去,前面卻沒有路。

很遠的地方,有個影子。傷心的影子,我也不知道為甚麼影子會傷心。影子好像和我說話,我卻聽不見。

我發現原來我的腳一直都在走著,可是卻一步都走不了。我還是站在原來的地方。

就站在那裡

Loading...

End of content

No more pages to load

1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