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

手札

Toggle

干杯愉快

对他来说,因为烦愁喝得醉醺后心情总是会变得愉快这件事本身也是一种难过。

干杯愉快

一种思念的方式

一种思念的方式

他像往常一样每周都去超市。冰箱里永远有一盒新鲜牛奶,保鲜柜里放着香肠、蜜汁火腿肉、培根,一包沙拉菜、沙拉芝麻酱,冰冻柜里有着两桶哈根达斯绿茶口味雪糕。厨房角落有一包保鲜期内的面包。这些他都不常吃,可是每周必定更换,确保新鲜。

因为都是她喜爱的。

也许她不会再来,他希望她回来,回家卸妆时等着他为她准备三明治,第二天起来时他为她递上一杯温开水,他会因为看见她吃着他不成熟厨艺煮的简单料理却一脸开心模样而感觉温暖,夜半三更一起偷偷到泳池敞泳,再夜也没睡意只为了希望多陪她多一秒钟…

因为她占据了他。

虽然时间那么短促,连他都觉得不可思议。所以他每周还是上超市,衣架上还挂着她的睡衣,浴室放着她的护发剂,洗漱台上卸妆用品的位置没有移动过,甚至那对她遗留下来的耳环都还在原来的地方。

用这样的方式思念一个人,仿佛空气中还飘荡着她弥留的味道。

他希望有一天当她回家,感觉就像没离开过,他一样给她开门,一样给她准备三明治,一样陪她看看连续剧,听她唱唱歌,一样牵她小手,一样轻吻她脸颊。他期盼祷告她回来,虽然他从来没有积极的表现过。

回家吧,在心里喊了千百次,他盼望着那一天。

一种思念的方式

空置恐惧

那天开始,他就一直睡在客厅沙发上,狭窄的位置限制了转身,也限制了思念;几乎害怕床上腾空的位置会瞬间变成洪水猛兽把他吞嚼。

空置恐惧

若无其事

若无其事

他总是若无其事,不想让她察觉他受了多大的伤害,他还是一直顾及她的感受,希望能保护好她,不管是不是一厢情愿。

若无其事

我是诗人

我本是诗人。

不愿承认,如此脆弱。

我眼观美好,看不见现实丑陋;
我耳闻喜悦,听不见悲悯哀嚎;
我口述赞许,说不出违背之语;
我心载他人,放己于末端。

可存活这时代,怎可如此天真弥漫,不见不闻不语不防。

街道如此冷清,仿如无人之地;
举望深蓝夜空,我若无轻重;
听闻漫步踏声,只单一嘀嗒;
我想轻语,没鬓发在旁;
我心深处,空空又荡荡。

但那不是我。
我可见不凡之美,
我可听初心之声,
我可歌慰问之曲,
我心澎湃如海。

我如此宁立,根入万里,枝延四方,历经春风寒冬,我纵高入云,蕴藏天地之许。

我必须坚固如山,一沙一石堆砌成丘,成为最巩固的后盾。

我是诗人

时间放在那里

每一次的随机应变,都是千锤百炼的经验;每一次的灵感涌现,都是磨砻淬砺的累积;每一次的良策妙计,都是十年磨剑的成果。你的时间放在那里,成果就在那里。

时间放在那里

多余

你的存在是多余的,人是多余的,做是多余的,话是多余的,连呼吸都是多余的。

多余

无形无相无他无我

我看着镜子,里面样子邪恶似魔鬼,我把镜子砸了。里面出现了慈祥菩萨模样的对我微笑,我把镜子再砸了。终于个没有模样影子出现,我说,无形无相无他无我才是佛。镜子消失了,全身赤裸站在那里。

无形无相无他无我

隐蔽

隐蔽

回到过去,我一定把它收得更隐蔽。

隐蔽

放心


絕 肯
對 定
讓 會    誰
您 變    都
稱 無 毫  別
心 情 不  怪
如 無 留  誰
意 義 情  
  心 
  狠
  手
  辣

放心

坟树

你一句话给我挖了个坟然后在上面种了棵苹果树。

坟树

黑白世界

灰色衣衫,灰色裤袜,灰色背包,摆脱不了黑白的眼睛看着黑白的世界。

黑白世界

天空 草 梦

梦,就像列车离开站台慢慢前进而逐渐消失在窗外的景色。无助且急迫的想抓住最后一帧帧美好画面,烙印在时间空间暗处

天空 草 梦

看不見就別看,瞎了,連黑白都不見。

不是意外

那天,切菜的時候手指頭划破了一個切口,頓時痛入心扉,傷口很深。過了天也就不怎麼疼了。在指頭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疤痕。

一次,一個燉鍋執意的從櫃子高處掉下,為了搶救,連帶把各類炊具散落一地。結果是,小腿骨折,各處被玻璃划傷。疼痛緩慢而至,然後最大化,痛得呼天搶地。至今,每逢刮風下雨,小腿總是提醒著它需要特別關愛。

後來… 是的,我還是很勇敢的進入那高危機的地方。終於在起火時候讓袖口著火了。重度三等燒傷,神經系統徹底破壞,連痛的權利都被剝奪。大面積傷疤,傷愈經已面目全非。康復期一輩子,療養期一輩子,恢復期下輩子。

不是意外

Loading...

End of content

No more pages to load

1 2 3 4 5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