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會害怕

我又開始想那件事。就我吃著味道實在說不上好的早餐,蔡琴唱著和那件事很不協調的出塞曲。我逃避了面對,卻面對了責任。油膩得很的粉條伴著煎得太熟的雞蛋,甜得不象話的辣醬,忘了加糖的巧克力飲料,也許就那麼的和那件事搭了上。

我幾乎可以看見,那即將來臨的,伴著寂寞的歲末。慣習變成了恐懼,我的意識再也不那麼堅定了。

Clo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