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

你給於了我單純,我賦予了天真。我象喜劇里的悲角,悲劇里的喜角,雙手護不著意外獲得的喜悅。

我從熱場走到冷場,炙熱的身體抵不過冰冷的空氣,我想盡抓著炎熱的初衷,抵御現實鄙視的啐嘖。我把世界給於了你,才驚覺它象彩帶輕飄,絲毫不帶重量,一片片燃燒之後,落地化為燼灰。

緊緊抱著,隨時間離開後留下的一絲氣味,青絲飄逸遺留的淡香,象千萬利劍,折磨萬千思維。

Clo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