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傷的夢和快樂的枕頭

我無法言語,看見的淚水,重疊在昨天和明天,看不清這個傍晚和那個早上。光陰的故事,我每天早上都閱讀,重復的事,卻依然去了又來,來了又走。拳頭大小的地方,千空萬里,空空蕩蕩,只有影子留下了片斷。

我不在這裡,回到了夢里,我不在那裡,都去了那裡。

深夜的枕頭邊,有你快樂的夢嗎?

Clo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