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看著鬱悶並快樂的笑著

記得時間是凌晨3點14分,應該已經非常熟睡的狀態下,突然就睜開了眼睛,沒有任何睡覺起身的前奏和預兆。就那麼突然看見眼前的漆黑,一片黑色。清楚知道自己還在房間里,還睡在已經一個月沒有洗過的無印良品床單上,房間只有冷氣呼聲。感覺有些冷,可能是睡覺前把冷氣溫度因為四月天的關係而調到最低,幾乎可以感覺鼻頭因發冷而凸起的毛孔。

眼睛是首先反應過來,所以才會先看見一片漆黑,接著才聽見刺耳的鬧鐘聲。不知道是先醒過來了,還是鬧鐘把我催醒,也許是某些原因下在鬧鐘響之前,就已經醒了。到了現在還沒弄清楚為甚麼鬧鐘會在那個時候響的,因為記憶里應該不會把時間設定在這個時間,也許有甚麼記憶被刪除了。清楚知道時間,因為在想用最快的速度關掉那個像某種動物被宰殺時所發出的尖叫聲的鬧鐘聲,電子錶上的數字剛從3:14跳到3:15。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想到的是一個人的笑聲,很響的笑聲。你一定經驗過這樣的一種情形,沒有由來的就有些畫面或聲音在沒有注意的時候,像被某種程式啓動一般的從記憶體里播放,像在現實的空間發生一樣。可是卻又知道耳朵並沒有聽見任何聲音。像一個惡作劇病毒,因為佔了上風而開心狂笑。當然,那麼愉快的笑聲並不討厭,甚至因為笑聲里帶著一種非常愉快的氣氛,而不知覺地想跟這一起笑。

把燈亮上,上了不需要上的廁所,喝了一杯因為剛放進冰箱不久而帶點怪異溫度的清水,抽了兩口就已經覺得惡心的香煙,看了看魚缸里的孔雀魚和被咬傷了的天使魚在無所事事,再回到房間,把燈關上,睜著眼睛到天亮的光線照進房間,才迷迷糊糊的睡著。

Clo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