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呢喃

從來任由自己情緒飆馳,這是我任性的本質。沒有想過要去改變甚麼,僅有的自私可能是確定與否定自己的過程。

這樣的情況,或許在某些特定狀態下造成自己和別人困擾,我卻沒有象一般人的勇氣,承認和面對成年的觀點。我知道有一部分的我,被封鎖在不會長大時段裡,我卻沒有那把鑰匙。

也許,曾經釋放,卻不經意又回到起點。我和自己雕塑的我,不停的掙扎,在共生共存的循環下,產生不完整卻互補的矛盾人格。

Clo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