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頭髮

原來,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心情不好的時候,就去理髮。好像,剪著剪著,隨著發梢掉落,煩惱也跟著散落。明鏡空台,環境再吵雜,也像千里以外,只聽到剪刀銳利的咔嚓聲,不停重復。整個人抽離了,聲音開始空洞,似乎聽見發梢輕飄碰觸地上微小的聲音。再要求用冷水洗發,一股冰涼溜過,從頭頂帶著涼意直達腳尖。雜念也隨之污水流逝。可以了,服務員的聲音把我叫回現實。

走出理髮店,心情是不是好了,那是別論。至少,有那麼一段時間,是清靜的。我不上廟里燒香教堂禱告,我去理髮。

Clo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